海丰县新闻网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温润典雅的译文感动读者??回忆舒昌善先生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18 01:33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樊燕华(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编辑)

奥地利传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他的自传性作品《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中,曾不无伤感地回忆起1931年他度过的50岁生日:“我正是通过媒体而得以发展,并且通过媒体发表自己的各种文学作品……把我的言论和思想传播到人群中去。我的生存空间远远超出我自己居住的范围……”在茨威格回忆这一切的时候,他的作品在德语世界已被列为禁书,他本人也在多年的颠沛流离之后,终于放弃了自年轻时代就抱持的对历史进步的理想主义信念,甚至都等不及看到这部作品的出版就匆匆了结了生命。假如茨威格灵魂有知,假如他知道有一个中国人把自己大半生的心血都倾注于翻译他的作品,温润典雅的译文吸引和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中文读者,想必他会大感欣慰。这位译者就是前不久离开我们的舒昌善先生。

斯蒂芬?茨威格(1881-1942)

1984年,三联书店《读书》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真实?感染?魅力:读斯蒂芬?茨威格的历史特写》的文章,这也是茨威格的成名之作《人类的群星闪耀时》第一次被介绍给中国读者,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舒昌善。两年之后,由舒老师翻译的中文版也由三联书店出版,被收录在当时的文化生活译丛中。“文生译丛”是20世纪80年代出版界最为耀眼的丛书之一,那一帧帧朴素的封面已经印在许多人心里。也许在不少人的私人阅读史上,这套丛书还或多或少地占据过一席位置,甚至曾参与过其观念的塑造。我也是因为这套丛书知道了斯蒂芬?茨威格。我至今还能记得当年读完《昨日的世界》最后一个字时内心的失落和不舍,那些感人至深的文字也让我牢牢记住了译者舒昌善的名字。

我与舒老师频繁的交往,始于茨威格作品在三联的出版中断十余年后。那时我在编辑部做编辑,很希望舒老师能把他的茨威格“带回家”??三联书店是他曾工作过的地方,也是茨威格译作最早出版的地方。舒老师对三联书店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所以当有一天我向他提出让茨威格译作版权回到三联的想法时,舒老师很快就同意了。

旅游新闻 娱乐新闻 科技前沿 教育新闻 星声星语 军事新闻 汽车资讯 体育新闻 大咖名流 女性生活

Power by DedeCms